热门Tag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戏剧 > 资源 > 论文 >
返回首页

中学戏曲教学:在尴尬中突围

时间:2013-06-25 10:43来源:浙江省温州二中 作者: 程永超 点击:
作为民族文化瑰宝的中国戏曲在当下语文教学中处境尴尬。鉴于此,当前在教学价值取向上,要明确中学戏曲教学的文化意义;在具体文本解读上,要还原戏曲文本原有的艺术品貌;在实际教学过程中,要改变传统戏曲教学模式,探索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中学戏曲教学范式。

摘要:作为民族文化瑰宝的中国戏曲在当下语文教学中处境尴尬。鉴于此,当前在教学价值取向上,要明确中学戏曲教学的文化意义;在具体文本解读上,要还原戏曲文本原有的艺术品貌;在实际教学过程中,要改变传统戏曲教学模式,探索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中学戏曲教学范式。
   
关键词:中学戏曲教学;文化;还原;突围

包括京剧、昆曲和各种地方戏在内的中国戏曲,以其独特的歌舞说唱形式,在民族艺术舞台上演绎了数千年,可谓是传统艺术殿堂中的一朵奇葩,而今之处境却令人甚忧。据一项调查表明,当前看戏的群体基本上以中老年人为主,即使有年轻人,也多是些戏剧艺术学校的学生。尽管有关人士为此而大声疾呼,“拯救民族艺术!”其结果却应了著名剧作家魏明伦先生所言──“台上振兴,台下冷清。”中国戏曲艺术濒临如此尴尬境地,自然也会波及当前的中学戏曲教学,并由此而衍生了一系列的问题,如中学阶段是否需要戏曲教学,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中学戏曲教学又该如何进行等等。下面,笔者就不揣浅陋试论之,敬请方家不吝赐教。

 一、戏曲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

 毋庸赘言,中国戏曲是一门包容广泛的综合性民族艺术。传承与弘扬这一民族文化艺术应“从小抓起”,自然是离不开中学语文教育这块厚实的阵地。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早已指出:语文课程“必须发挥自身优势,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使学生受到优秀文化的熏陶,塑造热爱祖国和中华文明的精神品格”。──什么是“优秀文化”?我们说,那些古典戏曲就是灿烂民族文化中的瑰宝。然而,让人遗憾的事实是:自2000年语文教材新版(人教版)以来,整个中小学仅在高中语文第四册原有的《窦娥冤(节选)》的基础上增加三篇,才构成了一个独立的中国古代戏曲单元,而其他处则再难觅其踪影;而现行的新课程5套不同版本的语文教材,连一个完整的“戏曲专题”都没有,有的也是零星点缀,但就是这些承载民族文化精华的“零星点缀”,在实际教学中也令我们师生伤透脑筋,困惑不已古典戏曲“远离现代生活、内容艰涩难懂,学的没意思”;“再说高考又不会考,我凭什么学你?”其实,透视这些问题,我们不难发现这实际上涉及到“戏曲教学的价值取向”问题,而我们只有在现实中解决这一问题,才有可能接下去探讨如何优化戏曲教学等系列问题。

 朱自清先生曾在《经典常谈》中指出:“经典的价值不在于实用,在于文化。”此言甚当,选入中学教材的古代戏曲作品,例如《西厢记》、《窦娥冤》、《桃花扇》等,可谓篇篇称得上是经典戏曲文本。其他不说,单就这承载着戏曲文本的独特“艺术语言”就深深地打上了民族文化的时代烙印。乌申斯基曾说,“一个民族把自己全部精神生活的痕迹都珍藏在民族的语言里”;洪堡特也曾说过,“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是民族的语言,二者的同一度超过了人们的任何想象”。的确如此,作为民族艺术精粹之一的中国古代戏曲(如京剧等),积淀着丰厚的民族情感和民族思想,有人就曾这样评价道:“阅读经典戏曲作品的过程,就是一个体验民族情感,解读民族心理密码的过程。”此话一点也不为过,“阅读”经典戏曲,感受着它们所承载的丰厚的文化内涵,我们将会领略到民族艺术的无穷魅力,激发我们内心潜在的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也会为自己一生打下“精神的底子”。而我们的戏曲艺术在世界艺坛中独树一帜,集各民族艺术之大成,历经无数艺术家不断创新积累,已经成就为一个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为此,在中学阶段进行戏曲教育,我们说不仅必要而且重要;不仅要凸现戏曲应有的价值地位,而且还应该“把戏曲当成戏曲教”,教出戏曲文本的“戏曲味”。惟其如此,我们才会在提升自己语文素养的同时,传承且弘扬着这一独特的民族文化艺术。

 二、剧本解读:还我原有艺术品貌

 《语文课程标准》不止一处提到要“了解戏剧等文学体裁的基本特征及主要表现手法”,“初步把握小说、戏剧等各自的艺术特性”,这些表述无不说明不同类型的文体应有其不同的教学特点。我们说,作为中国传统戏曲也应有其独立的、具有个性特色的教育教学方式。但遗憾的是,由于客观存在因素的制约,我们不少教师在教戏曲时,“摸着石头过河”却“摸”失了方向。于是五花八门的“戏曲剧本教学”便纷呈于课堂:有的将剧本文本肢解成小小块,精嚼细咀,仿佛是在串讲文言文;有的“像教小说那样”,顺着情节发展,对剧本中人物“深入分析”;有的干脆以“放”代“讲”,将节选的电影戏曲片段搬上课堂等。可以说徘徊于戏曲艺术殿堂门外的各种非戏曲剧本教学,有时内容处理之“粗糙”,有时形式运用之“时尚”,使得学生或草草然或嬉嬉然,哪还有什么真正的戏曲鉴赏兴趣?也难怪有人说,如此传承民族文化,即便有再多“好戏”也会被“教”砸了──“有米之炊谁能为”啊!

 黑格尔说过:“任何一门艺术都是人们用来感受生活的一种方式。”这就告诉我们,要想深入欣赏艺术,就不能不以艺术原本固有的方式来把握它。尽管我们中学语文所承担的“戏曲教学”不可等同于高校专业戏曲教育,但艺术欣赏只有高下之分而无对错之理,其内在鉴赏规律是不可改变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应当还原戏曲原本的艺术品貌和个性,把“戏曲”当成“戏曲”来理解,将剧本文本当作剧本文本去解读。

 众所周知,中国戏曲是一门以歌舞演故事(王国维)的独特艺术。其中“歌”在戏曲中被拆为”“(即音乐性的对话);其中“舞”在戏曲中称为”“舞蹈性的动作)。可以说中国戏曲就是唱、念、做、打的艺术综合体,而且构成这一艺术综合体的各种局部成份彼此渗透,有机结合。它们不会游离独立,也非平分秋色或互不相扰,可以说戏曲的局部成分会因整体而显独特,整体也会因局部而熠熠生辉。戏曲独特的艺术生命,就是在其动态的立体的发展中得以传承与发扬的。如果我们在实际戏曲教学中硬将其人为地进行肢解,就会使其肢解成份顿失光彩,也会令戏曲整体黯然失色。譬如(戏曲)元杂剧中的“舞台语言”,就是区别于任何其它语言的“语言”。有的教师将其按照曲牌规定的字数、句法、平仄、韵脚去填写,尽管它也强调语言的节奏感和韵律,但“戏曲语言”绝不仅仅是“诗的语言”,更不是模仿生活的“对话”,它必须是要配合相应的音乐进行“说”、“唱”的。试想,如果教师忽略了这一点,仅将其简单地处理为一般的“文学语言”,其“戏曲语言”的特性就会丧失殆尽,例如《窦娥冤》等元杂剧的戏曲语言艺术魅力也就无从谈起。

 三、课堂教学:在尴尬中突围

 应该说,我们所谓的“戏曲教学”并非是严格意义上的“戏曲教学”,而是从文学角度而言的戏曲“剧本(文学)教学”,这种“剧本(文学)教学”是不可等同于高校专业戏曲教育的。而不具备专业戏曲教育条件的中学戏曲教学,如何在新课程改革背景下走出困境,可谓是路险道阻,困难重重。姑且不说“宾白、科介”之类的专业术语及外加的文言语言(本来学生就怕学习“文言文”),就是我们当下语文教师所接受的戏曲教育知识的缺失,也恐难承担起中学戏曲教学之重任。再加上我们不少教师在实际教学中,很少有文体变通的教学意识,有的只是沿袭传统的枯燥灌输和平面讲读,自然激发不了学生对戏曲艺术的兴趣,反而会使学生更加远离戏曲艺术的真实。那么,中学戏曲教学如何在新课程改革中突出重围,走出尴尬的境地呢?窃以为当务之急至少应做到以下三点。

 (一)重建序列,奠定基础

 当前戏曲作品在中小学教材中所占比例甚微,十几年的语文教学,戏曲教材仅此数篇而已,作为传承民族文化的语文教育的确有点不可思议,而且这些戏曲作品大都集中于古代戏曲作品,更谈不上形成什么戏曲教学序列了。其实,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相对而言学生对当代话剧的兴趣要浓于对当代戏曲的兴趣,对现代样板戏和当代地方戏的兴趣要浓于对古典戏曲文本艺术的兴趣,也就是说,愈是具有现代性的艺术学生愈喜欢,反之,则接受起来越困难。因此,笔者建议在当前“新课改”的东风下,我们基础戏曲教育也应当从接受学角度出发,在中小学教材中(无论是人教版,还是地方版教材),在其各个学段按先易后难的接受原则,适当地增加一些(或适量)戏曲作品的分量,就如同传统的文言文教育;或者干脆就将其融于文言文教学体系之中,即先穿插一些简单的话剧学习,然后选取适量的现代样板戏、地方戏曲,最后再进行宋元南曲戏文、元代北曲杂剧、明清传奇顺序的教学。当然,也可以通过“研究性学习”活动或“校本教材”等途径重新开发整合戏曲教材。如此,戏曲教学方能初步拥有自己较为稳定的教学体系。

 (二)相互融合,彼此吸收

 戏曲是一门不断吸收其它姐妹艺术(如诗歌、音乐、舞蹈、绘图、说唱、杂技、武术等)营养,逐渐成为一种包容广繁杂的综合性艺术,而戏曲教学应该是艺术的教学。但是,当前我们的中学戏曲教学并非是完整意义上的戏曲教育,或者说它还仅仅是单一的戏曲剧本的文学欣赏,而要真正地理解欣赏戏曲艺术,就不能仅仅关注从戏曲整体中肢解下来的静态文本而不顾其它。尽管中学戏曲教学并不要求中学生有舞台实践,但很多时候艺术需要的不是艺术成分的肢解而是整体艺术的熏陶。或者说在进行戏曲教学时,我们不应该仅仅将其平面地孤立地处理为文学教育,它应该与其他文学作品教学或科目教学(如音乐、美术等)平行进行的。诸如联系小说、诗词曲赋等知识,积极吸收其中有益成分,构建“大戏曲教学”的整体框架。另外,在音乐、美术、诗词等教学中注意联系、吸取戏曲相关成分。诸如在音乐教学中注重戏曲中的音乐教学,从诗词教学的视角来审视戏曲中的唱词艺术等。如此相互融合,彼此吸收,将戏曲教学融合在各学科教育的大家庭之中。

 (三)立体教学,整体鉴赏

 如果说中学戏曲教学还仅是戏曲剧本的文学欣赏,那我们就应该在戏曲艺术与语文学科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我们说,戏曲剧本教学一定要体现剧本的“舞台语言的文学性”(这一点是中学戏曲教学与其它文体教学的区别之处),也就是说教师应该引导学生从“剧本舞台语言”入手,让学生通过富有感情的“诵读”(当然学生会“演唱”更好)来感受戏曲情节的发展,体验人物情感的变化;同时,师生还可以通过对剧本语言的推敲斟酌,文学分析,让剧本情景、人物形象在语言分析的过程中再现于师生的头脑。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强调文本至上,在戏曲课堂教学中,教师还应该结合教学内容播放一些相关的戏曲录像,这样戏曲艺术的魅力才不会在分析中丧失殆尽。譬如对剧本“舞台语言”的静态评析,就不如结合真正“唱出来的戏词”,两相比较,让学生在动态欣赏中感受戏曲语言的独特艺术魅力。

 试想,当学生直面于舞台上的“崔莺莺”,欣赏着那抑扬顿挫的道白、多愁善感的表情、圆润婉转的歌唱、妩媚多姿的身段和舞蹈,这不比教师仅仅拿着书本,在“滔滔不绝”评述《长亭送别》中的“崔小姐”更令学生激赏痴迷吗?可以说,在中学戏曲教学中进行立体教学、整体鉴赏,至少比现在某些戏曲教学境况要好,学生也自然会逐渐找回对民族戏曲艺术的兴趣了。当然,以上所述,也仅是戏曲教学改革冰山之一角,就如何在中学语文教育中传承这一民族文化艺术,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探索。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仝丽)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以保护版权。)

------分隔线------------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客户留言



Copyright 2009-2010 QUANX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4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