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少儿书画大赛开始征稿
热门Tag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戏剧 > 资讯 > 人物 >
返回首页

蒋月泉和作者

时间:2016-10-14 15:13来源:未知 作者:权静姝 点击:
  与蒋月泉合作时间最长的作者,当首推陈灵犀。陈灵犀原是一位资深的报人,在沪上与唐大郎等齐名,曾任《社会日报》编辑。1949年,他应蒋月泉之约,为他编写长篇弹词《林冲》,后来也进了上海人民评弹团,成了一位专业评弹作家。
资料图
  弹词开篇《杜十娘》早在上世纪30年代,由蒋月泉在电台播唱而成为广为人知的“蒋调”代表作,但作者的姓名一直不详。直到1982年,上海人民电台转来了一封给蒋月泉的信,才知道作者名朱恶紫,是苏州黄埭镇人,当时已经年逾古稀。蒋月泉收到信后,立即写了复信,并在电台宣传,对作者为自己提供演唱内容表示恳切的感谢,又称赞开篇符合评弹的演唱规律,叙述晓畅。其实,开篇《杜十娘》的演唱之所以受到听众欢迎,更主要的还在于蒋月泉的唱腔幽美,韵味醇厚。是“蒋调”为开篇赢得了成功。
  与蒋月泉合作时间最长的作者,当首推陈灵犀。陈灵犀原是一位资深的报人,在沪上与唐大郎等齐名,曾任《社会日报》编辑。1949年,他应蒋月泉之约,为他编写长篇弹词《林冲》,后来也进了上海人民评弹团,成了一位专业评弹作家。有一段时间,他的主要任务便是与蒋月泉、朱慧珍合作整理传统长篇《玉蜻蜓》《白蛇传》。陈灵犀的文笔很好,但毕竟缺乏上台的经验,对评弹语言不够熟悉。在书写、排书时,需要常常与蒋月泉切磋探讨,交换意见。陈灵犀能听取蒋月泉的设想、要求,蒋月泉也能虚心尊重陈灵犀的创作和建议。长篇书目在书场上演,一天一回,书情延续,不能中断。每天“等米下锅”,写一回,排一回,演一回,演过之后,还要根据听众反应,进行修改,工作十分紧张。要等书目告一段落,才能放松一下。有一次,在苏州,二人得空,去留园吃茶,对坐了三个小时。有时,抵掌倾谈,滔滔不绝。有时,默然相对,不发一言。对此,蒋月泉讲:“所谓知己,最难得是相处随便,可以随便谈谈,可以随便不谈,彼此心照,可称神会。”陈灵犀也说:“这也是友情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吧。”还由于这种友情的契合,他们合作编演的《庵堂认母》《厅堂夺子》《大生堂》《林冲》等都成了评弹的经典书目。
  数十年来,蒋月泉与师生、同仁们的交往共事中,这样契合融洽的事例是很多的。尤其在他参加了国家举办的上海人民评弹团后,加强了对人生价值和艺术理想的追求,提高了对工作对生活对群体的认识和思想境界。纯正的艺术原就需要出自内心的真挚感情,蒋月泉也把这种真挚的感情融入了对事业和同仁的热爱之中。
  在恐怖肃杀的“文革”浩劫如火如荼的高潮时期,工宣队和造反派逼迫他写对领导和搭档的“批判、揭发”,蒋月泉贴出的大字报上,却写着“朱慧珍是好党员,吴宗锡是好领导”。观看大字报的人无不为他捏一把冷汗,而他却默默地忍受着劈头盖脸的酷烈呵斥和辱骂。人们看到他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样子,觉得他似乎已经麻木迟钝,却又感觉他内心燃烧着炽烈的爱。
  晚年他在香港养病,想为心爱的评弹艺术做点什么,但体力衰颓,力不从心。他回忆过去的工作,也想念过去一起为艺术事业奋斗的同事们。
  1993年12月17日,他写信给我,说起自己衰病的近况,还说要为艺术再作点贡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他回忆过去在评弹团的工作,写道:“许多年来,有一点成就,皆党的领导所赐,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并还说,“想起了过去,少不了也常想起你。”看了信真令人感动。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权静姝)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分隔线------------
下级栏目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客户留言



Copyright 2009-2010 QUANX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4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