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少儿书画大赛开始征稿
热门Tag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戏剧 > 资讯 > 评论 >
返回首页

《安德鲁与多莉尼》:形式弥补内容

时间:2016-11-24 09:13来源:未知 作者:权静姝 点击:
  一部年轻人感悟生活的作品,一部形式弥补内容的作品。尽管演出结束后掌声雷动,但似乎这样一部作品还不至于被抬高到如此程度。
资料图
  一部年轻人感悟生活的作品,一部形式弥补内容的作品。尽管演出结束后掌声雷动,但似乎这样一部作品还不至于被抬高到如此程度。因为虽然创作者在形式上讨了巧,但在对生活和生命的感悟上还略显稚嫩。
  为什么能感动这么多的观众,可以从戏里戏外两方面说。从戏外来说,就不得不提我们越来越浮躁的小剧场话剧。如今的小剧场话剧,演员在台上夸张化甚至漫画化又不往里加新形式的表演让人审美疲劳,而成天傻笑也终会自觉愚蠢。所以,一个形式新颖题材温馨的戏就能得到如此巨大的反响。另一方面,当代国人对自己文学艺术领域的自卑,让我们把希望都寄托在国外作品身上,所以往往看别人碗里都是好的。再加上这确实是一篇真诚的亲情之作,就自然不自觉地大喝其好。
  从戏里来说,原因大致可归为以下几点:
  首先,夸张的头部道具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因为它告诉人们,这不仅是一个默剧,就连面部表情这个手法都被禁锢了,演员所有的表现方式就只有肢体。另一方面,夸张的面具让观众有一种间离之感,观众不入戏正好为演员非现实主义的表演提供了便利。然而我要说的是,其实这样一种让人物外形可爱抽象化,而演员肢体功力又欠缺的情况下,整个人物就会给人一种漂浮在舞台上的感觉,不踏实,也不真实。同样是表现一个倔强的老人,《安魂曲》的表现是将老人的外表设计得极其衰老,衰老到似乎不存在这么老的人。在这样一种人物形象之下,老人用现实主义的表演方法对老伴故作强势,甚至在舞台上像个孩子似的却艰难地蹦跳,就让人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不过对于面具的使用,本戏中有一个绝妙的设计:当老人有一天回到房间,自己的老伴却不认识自己的时候,创作者是用一个没有五官的面具表现的。这一点算是本次面具使用上一个最大的亮点。没有五官的老人配上阴森的音乐,那一霎那,让人有些恐惧,有些心酸,紧接着一个调度是老人去屋里拿水给老伴喝,再出来就又戴着正常的面具了。这一调度背后的理由非常自然,同时简洁明了又十分戏剧化地表现了一个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发病瞬间。如此的表现手法在电影里就会变成恐怖片,而在戏剧里才会有震撼人心的效果。这才是戏剧的魅力!
  第二,创作者在前半部分埋了很多伏笔,包括剧情的伏笔和细节的伏笔。剧情上最大的伏笔是刚开始观众看到的老人是为了能在安静的环境下写作,连老伴弹个大提琴都不准,真是一个霸道的坏老头。可是观众后来才发现,原来老头写的是关于他俩自己的故事。这一个“包袱”可抖得够大,观众从此以后都为自己刚才的误会而小小的自责,于是就更加心疼这一对老人了。至于细节的伏笔,贯穿于始终的莫过于那个大提琴。从开始老妇人在客厅里拉真的大提琴,到得了老年痴呆症之后在自己的头发和老伴的后背上拉,后来在回忆录中大提琴也是老夫妇相恋的情物,最后用打开的放了一束花的大提琴盒代表老妇人的墓。这条美丽的线索无形中为故事增添了美好浪漫的气氛。再如儿子第一次回家探望父母的时候,母亲为儿子整理领子,这本来没有什么。但是,当患了老年痴呆症的母亲再次要为儿子整理领子的时候却不会了,只能由父亲为儿子整理。同样的动作,在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症之前和之后做出来,给人的感受大不同。不要小瞧这些伏笔,正是这一个个伏笔,把一些观众的心理防线逐渐“攻破”的。
  第三就是整个戏基调的转变以及回忆的力量。直到老妇人查出得了老年痴呆症之前,观众一直以为这是一个讲一对吵闹而可爱的老夫妻加上一个经常作调解人的儿子的欢乐家庭喜剧。当老妇人被查出得了老年痴呆症之后,戏的基调开始变了。这里顺便提一下在表现老妇人得了老年痴呆症情节的设计:先是儿子拿到诊断书吃惊地看看医生又看看老妇,此时配上了不详的音乐,之后一个调度是老妇人下场时走错方向。两个调度设计得简明扼要,观众很快也很清楚地知道这个老妇人得了痴呆症。另一方面,回忆本身的力量是伟大的。想想我们读过看过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凡是讲述回忆的片段总能让我们的心里泛起淡淡的忧伤。因为逝去的,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不会再回来了。而在一个老伴注定会死去的故事里,要独自活下去的那个老人的回忆便更加让人心生感慨。
  尽管从表现形式上来说,创作者构思很巧妙,但如果从生活细节的选择和生活质感的表现上评价,对本戏的褒奖似乎就有些过誉了。以老人写小说回忆二人年轻时候的爱情故事作为线索,将两代人的情感经历维系起来。这个手法不算独特,不过却是一个很容易将生活细节串起来的方式。但是,既然是要表现生活细节,那么从细节的选取和安排上就能显出创作者的生活积淀。而戏中大部分生活细节还是有些符号化:譬如用妈妈给儿子买衣服和爸爸让儿子读小说来表现一家三口生活的常态就有些普通,普通到让人觉得有些幼稚的煽情;再如有些用非现实主义的人物形象做出非常现实的动作——比如老妇将袜子穿在手上,衣服反穿等——看着一个“大头娃”笨手笨脚地做出这些动作,与其说感动,莫不如说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这样一出默剧看上去还是要比很多国内的戏剧作品用心得多。说用心,而没说优秀,是因为我认为这样一部作品并非我们戏剧创作者所望尘莫及的。总结来说,《安德鲁与多莉尼》胜在题材、表现形式和各种伏笔上。论深度和生活质感,似乎还谈不上。而这样一台戏,却受到如此高的赞誉,我们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想想当今我们的戏剧舞台上,真正扎实的现实主义表演几乎全部出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剧本。剩下的,多是要么用类似相声剧的方法表演形式图解式的“愤青讽今现实主义”,要么就干脆展现极其抽象的所谓“实验戏剧”或者感性意象化的生活片段。何故?“剧本荒”或许是首要原因,然而看看这个戏,在没有文本的情况下照样抓住了这么多观众的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作者抓住了亲情这样一个人类本质关系的话题,又用一个俏皮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忧伤的故事。可见,形式玩好了,玩巧了,有真情实感,即使深度不够,表演功力不到,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作品。
  艺术作品要有时代感,这是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优秀作品都应具有的特质。的确,回顾西方文学艺术史,各种主义都相继盛行过。而某种主义在某个阶段的盛行,与其社会历史背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18世纪浪漫主义的产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方面因为当时的艺术家们受资产阶级个性解放思想的影响,一方面因为他们反抗新古典主义繁复的表达方式,如此才产生了浪漫主义运动。所以,当下戏剧观众期望看到和容易接受的是什么样的艺术作品,这值得我们每一个艺术创作者的思考。在允许艺术多元化的当今社会中,戏剧舞台上的新技术和新形式必将日新月异,但这些早晚都会成为过眼云烟。真正沉淀在人们心里的,是那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戏剧人物,和那一个个真实深刻的生活瞬间。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权静姝)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分隔线------------
下级栏目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客户留言



Copyright 2009-2010 QUANX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48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