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少儿书画大赛开始征稿
热门Tag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戏剧 > 教学 > 戏曲 >
返回首页

秦腔花脸的艺术特征

时间:2017-10-26 10:59来源:戏剧网 作者:未知 点击:
任何艺术门类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都有其民族化和地域性的特点。秦腔艺术也不例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里,历经风雨,终究迎来了它新的一面,并且在时代的要求中,发挥着它所承载的艺术性。有着文化支脉的秦腔艺术,融合了众多艺术元素,逐渐地形成了它广阔的社会性。
  任何艺术门类都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都有其民族化和地域性的特点。秦腔艺术也不例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里,历经风雨,终究迎来了它新的一面,并且在时代的要求中,发挥着它所承载的艺术性。有着文化支脉的秦腔艺术,融合了众多艺术元素,逐渐地形成了它广阔的社会性。
  秦腔里有着严格的行当区分的,生旦净丑里,净(也称花脸)是较为特殊的一种行当,西北人的豪爽憨实和生活的酸甜苦辣,全在花脸的释放中释放。生活的模式通过了艺术的加工,就具备了不同的特点。花脸也是如此,即传统于秦腔艺术本身,又在艺术的氛围里有新的突破,从而丰富了内容,厚种了内涵,形成了它的独特性。
  秦腔花脸是以气势磅礴激情豪放见称于舞台,在人物的表达上,更是彰显于自身的艺术手段,提高人物性格的可贵。行当不同,分工自然不同,秦腔花脸有异于生、旦、丑之类型,同样在于它有着自身的艺术特征,那便是大气势,大气魄,大境界的组合。
  所谓大气势,指的是秦腔花脸外型的艺术表现手法,招式之间,动作之间,行为风范之间,全是艺术的规定行程,然后借助于这样的艺术行程,去完成对人物环境的刻画。像如在秦腔传统剧《铡美案》中的包公,就是大气势的一种艺术表露。
  包公在戏曲舞台上,素以刚正不阿,威严忠心的形象流传百世。《铡美案》里的包公,更是如此,他敢于皇权斗争的精神实质,令我们称道。与其说秦香莲状告陈世美忘恩负义是为了讨回公道的话,那么包公怒铡陈世美则显示了他的谋略与胆识,以及一身正气。正气者,浩然长存,包公的个性张扬,暗示了他秉公执法的高尚只处。
  花脸演员在表拟包公这一人物形象时,首先得吃透三个层面的递进式发展:一是初接秦香莲之状,恼怒于陈世美的薄情寡义,有着包公的愤不平;二是取证于陈世美,明晓事情真相后,先劝说后晓理,有着包公正善之心;三是公主,太后的施压,顶住权势与皇亲攻击,怒斩陈世美,有着包公的痛恨状。三个层面,共同完结着包公的气势之举,使人物的鲜活程度更显得明晰可见。既然是大气势的艺术特点,那么花脸演员就得演出包公的清官的气质,不管是形之于情,形之于意,也不管是提袍甩袖等细节化,均得依循剧情,张驰有道地把包公心思的变化表露出来。在塑造的过程中,强调的是大范围之中的步步推进,如此以来,刻画出的包公形象就不显单调与小气,而是极具人物本身的力量所在。
  所谓大气魄,指的是秦腔花脸由外型向内质挺进的艺术表现手法,情绪波动之间,唱腔连接之间,横纵转换之间,全是艺术的平行规律的行进,然后借助于规律特性,去完成对人物因素的刻画。像如在秦腔折子戏《黑虎坐台》中的赵公明,就是大气魄的一种艺术描绘。
  赵公明作为神话人物,自有他的神秘性和神秘色彩。身死之后,灵魂不散,招引三位妹妹前来为其报仇雪恨。赵公明这一人物,集花脸唱念做于一身,唱腔是高亢中的悲沉,念白是激烈中的低沉,动作是豪情中的颓沉,含有着赵公明死不瞑目的悲愤与无奈。花脸演员须得掌握好分寸,用花脸艺术之知感演绎赵公明,既不能夸大,也不能缩小,否则就会削弱人物的可塑性。坐唱是赵公明倾诉的最好方式,花脸演员要有深厚的艺术之功,才可胜任这一人物。赵公明的倾吐与不服,激发了三位妹妹的手足之情与强烈斗志,答应为哥哥报仇,也隐含了赵公明终是魂归灵土的愿望。这份愿望的回归,正是花脸艺术大气魄所带来的。有气韵,有大开大阔的拟化,正是人物极为需要的养料,赵公明由起先的愤恨到平静,再由平静到心愿已了,性格的起伏变化很大,由此也窥视出了他的直劲与仇视的一个性格特点。唱中辅以动作,是对人物刻画起到了很好的整和作用。整体性是表演风格的艺术方位,大气魄所在领域形成的整体感觉,就更具有客观的价值存在。赵公明之所以耀然于舞台,便是在艺术的特殊化之中形成的,人物的整齐明洁,也正是刻画成功的重要原因。
  所谓大境界,指的是秦腔花脸内质的表现手法,思想变化之间,情感流露之间,思维定向之间,全是艺术的深层动态,然后借助于深层动态,去完成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像如秦腔传统剧《打金枝》中的郭子仪,就是大境界的一种艺术深化。
  缘由于郭子仪功勋盖世,皇上特嫁公主与郭家,这种厚待引发了故事的开端。在郭子仪寿辰上,公主不去拜寿反而以权势压人,迫使丈夫郭暧指责于她并打了她。郭子仪怒斥其子,并绑子上殿求情于皇上。皇上爱怜女婿,当殿释放且劝慰于郭子仪,终得郭子仪心悬彻底放松。在这出戏里,郭子仪性格的反差性就是通过内心刻画而形成的,其间祝寿生日为他思想行动的一变;绑子上殿为他思想行动的二变;皇上劝安为他思想行动的三变。三段思想的综合,是郭子仪生命延伸的重要信息。他也在生命的体验之中,用做事的低调和长辈的权威平衡了皇权的重要性。郭子仪用一步聪明的棋路,打通了他的为官之道,极有看点。
  内心的表达是沉静的,但静中要有动,这就得求助于外在的艺术程式和艺术步骤,拧眉,慌乱,不安,焦急的情绪之感,显露了郭子仪心灵的颤动之举。感觉与举动,是花脸演员舞台上行程的关键和人物能否成功的关键。唱腔上,虽有激情的喷发,但一定要收敛,走平实稳和的步子,这样做,是能达到与人物性格的一致。郭子仪“明哲保身”的哲学理论,就是在表演的大境界中形成最后的总结。总结的思路一旦扩张,人物性格也便扩张了起来。
  大气势,大气魄,大境界是秦腔花脸艺术的显著特征,三者互为一体,层迭发展,共同为自身规律服务。花脸演员,除过响应的艺术功力外,还得借鉴于外来剧种花脸的优长,比如京剧花脸艺术的拖音,晋剧花脸艺术的衔接音,河北梆子的穿插音等等,要做到唱腔上的亮而不炸,怒而不吼的发声特点。在表演上,也需要作到因“大”化“小“,并在大的环境支配里形成对花脸艺术的全面维护。
  秦腔花脸分有铜锤和架子两种,铜锤在唱也重唱,架子在工也重工,有的时候,两者可以互为,就有了铜锤架子花脸之说。艺术是相通的,相信秦腔花脸与其它行当一样,在秦腔艺术的大范畴里占据着重要位置,也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要求,愈发的亮丽出它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小男)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分隔线------------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客户留言



Copyright 2009-2010 QUANX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4815号